您好,邳州市文化馆欢迎您!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官方微博
 
      当前位置:邳州文化馆 --
 
京杭运河的古今歌谣(作者:周葆亮)

发布时间:2021/3/10  新闻类别:资料库 点击次数:103

  里程长、工程大、古老的运河,与长城并称为中国古代的两项伟大工程。大运河南起余杭(今杭州),北到涿郡(今北京),途经浙江、江苏、山东、河北四省及天津、北京两市,贯通海河、黄河、淮河、长江、钱塘江五大水系,全长约1794公里(春秋吴国开凿,隋朝大幅度扩修并贯通至都城洛阳且连涿郡,元朝翻修时弃洛阳而取直至北京)。开凿到现在已有2500年的历史。其部分河段依旧具有通航功能。

  苏北—苏中运河(徐州蔺家坝—淮阴—扬州邗沟),全长404千米,纵跨徐州、邳州、宿迁、淮阴、扬州等11个县市,沟通了微山湖、骆马湖、洪泽湖、高邮湖等水系,是京杭运河上运输繁忙的河段。基本建成二级航道,成为京杭运河上等级高的航道,常年可行驶2000吨级的船舶。当前有苏、鲁、沪、浙、湘、豫等十多个省市的船舶航行其中,年货运量可达3亿多吨。徐州段大通过量已达5500万吨船舶吨位,其中货物通过量达3500万吨。

  运河对中国南北地区之间的经济、文化发展与交流,特别是对沿线地区工农业经济的发展起了巨大作用。京杭大运河,与万里长城一样,历史文化丰富多彩,运河歌谣便是其中的一朵奇葩。

  从收录于《中国歌谣集成·江苏省卷》里的《贺新船》一歌中可以领略到,通往杭州的江南运河,则是一条黄金铺就的水道:小锣一打闹稠稠,肩挑金条上宝舟/张班造,鲁班修,造好宝舟上杭州/小锣一打响呛呛,珍珠玛瑙装满仓/前仓船板盖不住,后仓盖起宝塔墙/一天行上三百里,三天就到杭州城/一趟生意刚做定,数数银子三千整。

  《贺新船》中提到的“一天行上三百里,三天就到杭州城”的航程,正是苏中扬州至杭州的距离。《贺新船》中的这些祝词,非但用夸张、喜悦的语言反映了这一黄金水道的历史真貌,而且从一个侧面,夸赞了扬州、苏州、杭州一带的美丽和富饶。

  交通商贸的便捷自不必说,在水产养殖、改善生态环境等方面,民间也流传着赞歌。《中国民间歌曲集成·河北卷》中的《渔翁智叟》一歌,就反映了泊头市老渔翁们对大运河的眷恋。该歌首节就勾勒出老渔翁们鲜明的形象性格:我们老渔翁,寿活八十多/耳不聋,眼不花,须发都已白/闲来无事走河坡,伴舟撒网绕河串。

  诚然,在隋炀帝的这一旷世功绩中,也浸透着当年数十万开凿者的血泪辛酸。广泛流传于大运河两岸的《炀帝时挽舟者歌》就是值得一提的远古回声:我兄征辽东,饿死青山下/今我挽龙舟,又困隋堤道/方今天下饥,路粮无些小/前去三千程,此身安可保/寒骨枕荒沙,幽魂泣烟草/悲损门内妻,望断吾家老/安得义男儿,焚此无主尸/引其孤魂回,负其白骨归。

  运河流域的民间歌谣,不仅记录了运河的历史,而且记录了运河流域人民群众的生活实况,特别是对船民生活的描述,更为生动。明代叶盛《水东日记》中完整记录的《月子弯弯照几州》,便是典型的一首:月子弯弯照几州,几家欢乐几家愁/几家夫妇同罗帐,多少漂零在外头。

  这是一首沿江南运河流传了800多年的著名歌谣,如今在运河嘉兴段的水网地区,仍有与时俱进填写了新歌词的歌在传唱:月儿弯弯照嘉禾,扁舟湖上荡清波/有心开口唱一曲,不知哪条船上和。

  记录于《明清民歌选》中的反映江南运河船工苦难生活的《摇船》一歌更为深刻动人:水里摇船水里歇/水里摇船能得几个大铜钱/六月晒的泥鳅黑/十二月冻得紫蝴蝶。

  水里摇船水里歇/水里摇船能得几个大铜钱/穿身破衣千个穷心结/头上戴个井栏圈/伸脚伸去到灶前/缩脚缩在下巴前/水里摇船水里歇/水里摇船能得几个大铜钱/绿汪汪水当褥子/丝草蓑衣盖身子/万台眼浪当枕头/芦扉眼里望青天。

  这是沿大运河流传下来的的民歌。著名民间文艺家顾希佳先生在《杭州运河风俗》一书中称赞这首歌“唱出了运河水系船民们当年的苦难生活,明白如画,比喻生动,如泣如诉,催人泪下”。

  运河两岸有一句独特的谚语:“天下三样苦,摇船、打铁、磨豆腐。”摇船是一种不避风霜雨雪、不分白天月夜的苦活。老艄公闯荡江湖、浪迹天涯、豪爽乐观的性格,就是在这种艰苦环境中磨炼成的。他们唱山歌不仅可以自我抒发感情、消除疲劳,而且还是让同伴和过往商客获得愉悦的一种手段,所以船歌和渔歌的演唱风格往往是雄浑辽阔,自然质朴;它的声调也往往是呼唤吆喝式的。如上世纪30年代由何中孚编辑、郭沫若作序的《民谣集》中,有首采录于杭嘉湖江河间的《走险》歌,就属于这一类:天当棺材盖,地当棺材底/汆仔三千里,仍在棺材里。

  这种放歌于天地山水间的船歌,在大运河上传承不绝。歌中“汆仔三千里”,看起来是形容船路漫长的约数,巧合的是,京杭大运河的长度约数,通常被人们定为3000华里。因此,这首豪放的《走险》,称得上地道的大运河船翁之歌。

  大运河两岸的风情民俗,也在歌谣中有所反映,甚至连某些歌种,也是以“运河”二字起名,如收录于《中国民间歌曲集成·山东卷》中的《运河花号》即是。“花号”是一种颇具特色的劳动号子,号子中往往包含着当地风情民俗的内容。请看《运河花号》的歌词:南山顶上一庙堂,姑嫂二人去降香/嫂子降香为儿女,姑娘降香为情郎/嫂子降香后回家转,姑娘降香后藏庙房/姑娘和郎约定好,借着降香会庙堂。

  这是一首大运河情歌。“降香”意即烧香,姑娘借烧香庙堂会情郎,大概是运河船工渔夫们的一种向往。大运河流域曾是明清年间以情歌为主的民歌俗曲的流传区,扬州、苏州、杭州运河码头上传唱尤多。收录于《中国民间文学集成浙江省杭州市余杭区卷》中的《渔民情歌》,就是一首采录于杭州运河段主要渔业码头塘栖镇的新情歌:月亮圆又圆/照在水面上/情哥撒网妹打桨/抲来鱼虾上街坊/换来柴米油盐酱/哥在船头理网忙/妹在船艄煮饭香/明年拜堂来成亲/新添儿郎喜洋洋。

  未曾拜堂成亲就双双撒网打桨,这便是新一代运河渔民自主婚姻、自信自立的表现。随着大运河面貌的日益变新,将会在这条古老的、充满活力的风景线上,传唱出更多的新歌谣来。

  在远古民歌中,劳动歌产生的早,鲁迅先生认为:我们不会说话的祖先原始人,在共同操劳得特别吃力的时候,懂得唱歌谣来减轻肌肉的疲乏,来集中注意力。先秦典藉《吕氏春秋》有一段记载:今夫举大木者,前呼“邪许”,后亦应之,此举重劝力之歌也。早在原始时代,凡“举重”,必唱“劝力之歌”。

  所谓“劝力之歌”就是后来的劳动号子。

  劳动号子,是人们在体力劳动过程中编唱并直接为之服务的民歌,它的音乐坚实有力,粗犷豪迈,和劳动者关系十分密切,号子主要有五种:一是搬运号子,包括装卸、挑抬、推车号子等;二是工程号子,包括打夯、打硪、建房、采石等;三是农事号子,包括车水、打粮号子等;四是船渔号子,包括行水、打鱼、船务号子等;五是作坊号子,包括制作颜料的打蓝、盐工、榨油、制麻等。号子的领唱者就是劳动的指挥者,他用富于号召性的歌腔指挥众人的劳动,号子的节奏极为短促,歌词也比较单一,劳动者随着节奏调整身体的协调,作为一种语言艺术,劳动歌突出的艺术特点就是它强烈的节奏感。

  具体说到运河文化,姑且就称之为运河号子了。根据搜集到的资料看,运河号子又有摇橹号子、撒网号子等等。

  摇橹号子十分动听:“哟哈哈,嚎!手握橹把半边飘,叉开双腿哈下腰;伸开胳膊使对劲啊,不慌不忙向前摇!哟—-哟—-嚎!”

  渔歌撒网号子拙朴浑厚:“嗨嗨!一网金哟!嗨嗨!二网银哟!嗨嗨!三网拉个聚宝盆哟!嗨嗨……”

  《车水谣》唱道:“金锣响,嗓门痒。车拐飞,银水淌,庄稼吱吱长得响!”

  另有一首搬运号子《走石歌》,据说是搬运工往船上装石头时哼唱的一首歌曲,文字不多,记录在此:

  《走石歌》唱道:“使劲走哪,哟嗨!加劲蹿哪,哟嗨!走到前面咱吸烟哪,哟嗨!蛤蟆喜得张着嘴哪,哟嗨!刘海儿喜得切着牙哪,哟嗨!”

  沿运河走访搜集资料时,笔者还无意中记录了一首《夯号》:“夯号拉起来呀,拽起来哎咳哟,哎咳哎咳哟,一溜三夯往前排哎,弓嚎咳,呀嚎咳嚎咳嚎咳。拉着拉着猛一松,为此拉车断了牛经,牛经断了搭草扣,夯辫子断了接根绳。”

  《夯号》虽与运河号子关系不那么密切,却反映出打夯人鲜活的劳动场面,记录着打夯人辛苦劳动的场景,不忍割舍,整理出来,保留下来,想必是一笔宝贵的文化财富吧。


 
发表评论】【打印新闻】【关闭窗口  
最新

邳州文化馆关键字: 邳州文化馆 - 邳州文化 - 邳州艺术 - 邳州文化馆
Copyright © 2014-2015 邳州文化馆 All Rights Reserved.
主办单位:邳州文化馆
你是第2365089位访客    建议使用1024×768以上分辨率,IE6.0以上浏览器     技术支持:邳州慧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