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邳州市文化馆欢迎您!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官方微博
 
      当前位置:邳州文化馆 --
 
邳州史考:妙峰山寿圣寺毁于谁手

发布时间:2020/7/7  新闻类别:资料库 点击次数:90

  妙峰山寿圣寺元代重修之碑被挖掘出来,但是它只是一块残缺不全、字迹模糊的残碑,为金属硬器所击毁。种种迹象表明,历史上妙峰山寿圣寺受到了一场人为的严重破坏。

  是谁破坏了寿圣寺?元代以前发生过“三武一宗”(北魏太武帝拓跋焘、北周武帝武帝宇文邕、唐武宗李炎、后周世宗柴荣)灭佛事件,即使是最后灭佛皇帝柴荣也死去1300多年了。元以后,明朝开国皇帝朱元璋本身就是和尚出身,怎么能灭佛?清朝皇室以佛教为国教更不能灭佛,只能从近现代找。

  寿圣寺下院陆口尼姑庵并未遭到破坏

  妙峰山东两公里处是新沂陆口村,解放前一直属于邳州。我外祖父陆华安家就在这个村。这一带至今流传一个谚语:“陆华安,扛大鞭,冲进庙,砸神仙。”另有一个歇后语“陆华安进庙---毁像”。现在一些人根据这个谚语,认为庙是我外祖父砸坏的。其实完全不是这回事,与外祖父有冲突的不是这个庙,而是陆口尼姑庵。也不是谚语中那么严重。新沂党史办党史资料《陆华安办学记》,新沂宣传部电教片《丰碑》均有记载。外祖父、我母亲、大舅陆保伦(叔伯舅)生前曾多次给我讲过,最近,我也问过大舅陆保龄、二舅陆保年。这件事发生已近百年,与民间传说有很大出入。现将真实情况披露如下,以正视听。

  原来寿圣寺管辖周围六个下院庙宇,即建秋三官殿、龙池兴隆寺、罗堂圣佛寺、陆口尼姑庵,另有徐口、王酒店失去名称两座寺庙。1926年共产党员王书楼(王会栋,外祖父表兄)受组织派遣,从武汉回乡发展党员、建立组织、开展农民运动。外祖父陆华安是其在家乡发展的第一个共产党员。1928成立宿北(邳、宿、睢、术)第一个党支部,外祖父陆华安任组织委员。同年底组织划归邳县,为中共邳县东区委员会,王书楼任书记,外祖父陆华安为组织委员。

  这时国民党在邳县占主导地位,为了掩护共产党活动,外祖父拿出东院堂屋三间办陆口小学,共产党人吴云培、刘俊俄、于子峰、崔麟喧、李觉民以教师身份掩护做革命工作。反动派对革命恨得要死,土楼劣绅董事王守珣,土匪刘德章(刘老水子,八路刘桥人,民国初年迁居邳东陆口),怂恿尼姑庵体伦和尚,女尼,法号觉坤,谎称共产党在湖南农民运动砸毁庙宇。勾结窑湾小刀会头目“大同皇帝”薛干臣(新河薛湖人),砸毁学校所有设备,捣毁学校,还抄了共产党员王书楼、王维四家,绑架了外祖父。大同皇帝薛干臣决定把外祖父押到窑湾东门外刑场杀害,窑湾东陆营社会贤达陆台卿派儿子陆孝尤带几十个武装家丁从刑场抢走。

  当时北伐战争刚刚胜利,薛干臣不久就被国民政府镇压溃败。党组织尚未暴露,决定以合法手段把此事主要实施人体伦和尚告上法庭。经设在镇江的江苏省高等法院以“匪徒闹事”、“破坏教育与社会治安罪”判处体伦和尚有期徒刑12年,赔偿学校及个人一切损失。

  体伦和尚方才幡然醒悟,知道上当,被人当做枪头子。立即去外祖父家,找当时的庄主我外祖父父亲外太爷陆维翰道歉。外祖父是坚定的信仰共产主义,外太爷及全家都是虔诚的佛教信徒。立即达成和解;体伦和尚不用坐牢了,在佛寺自省;损失不让赔偿了,寺庙拿出三间屋当学校。当体伦和尚与僧人搬腾佛像时,恰巧外祖父背着鞭去西湖耕地路过,由于佛像都是泥塑的,年代已久,仅搬走两尊,其余损毁。外祖父帮助把损毁佛像清理出去。由于当时人们对和尚和劣绅、土匪、黑帮相勾结早已看不惯了,一时传出了“砸神仙”、“毁像”之说。以至以讹传讹至今。后来我外祖父一家与体伦和尚关系一直很好,外太爷陆维翰1936年逝世,体伦和尚主动联系找来僧众十余人,搞了个俗称“老和尚坐花台”的超度三天三夜。当地在民国时期仅有的一次大规格超度活动。

  其实陆口尼姑庵没有受到任何破坏,房屋腾出后,由于国民党开始“清党”,古邳暴动牺牲一些党员,为了保存实力,共产党员多数

  转移外地工作,学校停办。1934年,地下党领导徐玉珍以教书为掩护来陆口工作,仍在外祖父东院教书。没有使用尼姑庵。解放后,小学扩建,作为校董事长,外祖父与体伦和尚商议,整个庙宇作为学校,佛寺搬去学校西南原刘老水子住宅。

  陆口尼姑庵尚未受到破坏,怎么能去破坏寿圣寺呢!解放后,无论尼姑庵、寿圣寺均改为学校。看来毁掉寿圣寺的另有其人。

  妙峰山残碑揭示太平军、捻军在邳州活动历史

  在中国近现代史上,只有太平天国和文革初期“破四旧”的老红卫兵毁佛扒庙,但是太平天国毁佛区域上有限,老红卫兵毁佛程度上有限。而解放后一直没有妙峰山有无古碑记载。看来只有天太平天国运动才能毁掉妙峰山寿圣寺。

  发生在19世纪50年代的太平天国运动,由于受到西方宗教影响,以拜上帝会形式开始,他们极力反对佛教。而邳州似乎没有太平军的足迹。邳州政协《邳县文史资料》第三辑载已故原文化馆长高子亮先生,在《邳县捻踪初探》一文,记叙捻军十次攻入邳州,但邳州本地没有发现捻军。

  (一)洪秀全与下邳关系

  日本侵华“九一八”事变前夕,有一个日本人名叫矢野兴的,以驻粤日领事署随员的身份,来到洪秀全家乡官禄土布村,探访洪姓宗族中的长老,诡称“寻根”。他编造说,自己是天王洪秀全外逃日本的裔孙,旅日后改姓矢野。族中长老信以为真,遂出示族谱《万派朝宗》,认他为族人。“九一八”事变后,矢野兴返回日本。抗日战争时期,矢野兴再次广东,此时他已是日本“皇军”,遂以“南方军司令部”名义,来官禄土布村取走《万派朝宗》和洪氏祖先画像等一批文物。

  从这部洪氏宗谱得知,洪氏于汉魏时世居下邳(今江苏邳县),西晋怀帝永嘉之乱,永嘉五年(311年)全家南迁京口(今镇江),东晋安帝时续迁新安郡遂安县(今杭州市淳安县),此后在各种战乱中,辗转经江西、福建而入广东。今谱中有洪皓之子洪适、洪迈、洪遵为前谱所写的几篇序。又鉴于洪轩所写的《叙》中所说的情况,洪皓父子应该为洪秀全一族之远祖。洪适的孙子洪璞在南宋绍兴年间为进士,授福建泉州晋江尉,在那里落户。元末社会动荡,唯岭南较安定,洪璞的第十世孙洪贵生从福建迁往潮州府海阳县的布心。所以洪贵生是洪氏迁入广东的始祖。洪秀全便是洪氏迁入广东后的第十六世孙,也即是迁到花县官禄土布后的第六代。

  这部日本至今尚未归还的族谱,是晚清时洪秀全家族的族谱,作为落第秀才洪秀全一定见过此族谱甚至参加过修谱。族谱清楚记载下邳洪氏家族“永嘉五年,全家南迁京口”,洪氏祖籍下邳。不过那时候下邳的称呼还要探讨,汉明帝永平十五年(公元72年)徐州刺史部治所从郯城迁下邳。虽然魏文帝黄初三年(222年)徐州治所又迁去彭城,但军事组织“督徐州军事”、“督青徐州军事”魏晋时期一直在下邳未迁,由于战乱徐州治所在彭城、下邳间反复迁徙。洪秀全先人永嘉五年离开下邳,那时下邳是否还称徐州?

  由此产生两个邳州民间传说恐非空穴来风,需要探讨。一是至今邳州占城镇洪党子村民,称洪秀全祖上是他们村人,先迁去州城(下邳),后迁去镇江。二是太平天国癸好(太平天国改地支丑为好)三年即1853年,派林凤祥、李开芳率两万精兵北伐,一直打到天津静海,最后全军覆没。后来说是“消灭清妖”直捣清政府的老巢北京,以夺取全国政权。但民间传说为洪秀全找祖籍的,联想到太平军定都天京,腐败横生、内讧加剧,也不是不可能的。这支北伐军既没有左右翼,也没有先遣及后续,两万人直捣北京也不符合长年战场上的军事领袖思维。这时徐州(彭城)已经不是魏晋时徐州(下邳)了。

  (二)太平军及盟军在下邳活动

  清末鸦片战争以后,中国沦为半封建、半殖民地社会,阶级盾矛盾

  民族矛盾异常激烈复杂,终于导致金田起义,建立农民政权的太平天国。并迅速波及全国。各地农民纷纷起兵响应,当时全国出现的农民起义队伍众多,形式五花八门,大致可分三种类型:一是太平天国,规模最大,建立巩固的政权;二是捻军,以流动作战为主,坚持时间最长;三是类捻,比捻军弱小,活动区域有限。其中活跃在鲁南苏北的幅军是一支影响较大的农民队伍。苏北、鲁南地区爆发了幅军起义。他们高举反清大旗,与捻军、黑旗军、白莲教军遥相呼应,跃在鲁南、苏北十几个县,长达10年之久,沉重地打击了清政府的地方势力,动摇了清政府的反动统治基础,在中国农民运动史上写下了光辉的一页。在幅军的队伍中有大批穷苦的邳州人。

  目前尚未发现太平军直接在邳州活动记录,但类捻的幅军统帅刘平被洪秀全封为“北汉王”,长期在邳北活动。幅军重要领袖、悍将翟三秃子、马文标都是邳州人。根据邳州文史资料,捻军、幅军在邳州活动十年时间,在多处生根,有雄厚基础。而太平天国从一开始就是反佛教的,即使被认为最有理性的石达开也在诗文中称“毁佛崇上帝”。而鲁南苏北的幅军似乎与佛教相安无事,所以白马寺、兴国寺、石屋寺的庙碑当时保存的完好。那么,砸毁寿圣寺庙碑的只能是太平天国,太平天国谁来过邳州?

  太平军后期有一位重要将领,遵王赖文光,广西人,参加金田起义的“老革命”。天京失守,太平天国败亡后,继续领导余部转战各地,与清军作殊死的斗争。并与以太平天国为宗主的捻军合并,与原来捻军领袖张乐禹一起指挥捻军。从咸丰八年(1858年)到同治六年(1867年),先后十次攻占邳州。咸丰四(1865)年五月,第九次攻邳州,太平军/捻军从四面八方攻击刚刚驻扎在猫儿窝的清军最凶悍的僧格林沁部,估计也就这个时候,妙峰山寿圣寺庙碑被毁。最后一次,虽然势力已经很弱,但在赖文光亲自率领下,仍然攻占邳州东部,破龙池、拔草桥。杀死清军八十多人。后来虽然陷入清军重兵包围中,仍突围北去。捻军在邳州游击活动十年间,共击毙清军士兵一千四百五十多人,地方地主武装四百多人。杀死清朝官员四人。邳州大地主窦家九人在一次战斗中阵亡。包括邳州名人窦鸿年父亲、刑部直隶司员外郎窦元灏。沉重打击了清王朝为首的地主阶级。

  太平军从一开始就反对佛教,信奉天主教,但洋人传教士并不接受洪秀全,拒绝给洗礼。定都天京后洋人更组织“洋枪队”,参与镇压太平天国,对最后仍然“毁佛崇上帝”的太平军余部,是一场悲哀。

  (三)猫儿窝——僧格林沁的滑铁卢

  根据历史资料以及寿圣寺留下实况,驻扎或路过妙峰山的太平天国赖文光余部(捻军),砸毁了寿圣寺庙碑。这支捻军是干什么的?进攻不远的猫儿窝清军僧格林沁部。在太平天国史上留下了最后的一笔辉煌。也揭示了清朝走向败亡的序幕。

  僧格林沁(1811---1865),蒙古族,蒙古科尔沁旗(今属内蒙古)人,晚清名将,成吉思汗的胞弟哈撒尔的第26代孙。道光皇帝驾崩时,僧格林沁为顾命大臣之一。

  第二次鸦片战争的大沽口保卫战就是僧格林沁指挥的。马克思在1859年9月发表了《新的对华战争》中,歌颂了中国取得的胜利。他写道:“6月25日,英国人企图强行进入白河时,约有两万蒙古军队做后盾的大沽炮台除去伪装,向英国舰队进行猛烈的轰击,陆战水战,同时并进,结果进攻者完全失败。远征队只得退却,并且在战斗中损失三艘英国战舰:‘海鹭鸶号’、‘破风号’和‘呼潮鸟号’,英军方面死伤四百六十四人,而参加作战的六十个法国人当中,则死伤十四人。英国军官死五人,伤二十三人,甚至海军司令贺布也受了伤。”是自1840年西方列强入侵以来中国军队抵抗外国入侵所取得的第一次重大胜利。在近代民族反抗侵略历史篇章上书写下浓墨重彩的一页。

  在反侵略战争中是英雄,在反人民战争中只能一败涂地。1864年12月初,僧格林沁在湖北枣阳攻击捻军,先后被赖文光、张宗禹所领导的捻军在湖北襄阳、河南邓州、鲁山三次打败。僧格林沁几乎被打死。僧格林沁为了报仇,气急败坏,紧追不放。捻军决定打运动仗,拖住僧格林沁不放,消耗其有生力量。清军从豫西、豫中、豫东、豫南,一直追到山东,行程数千里,所部被拖得精疲力竭,“将士死亡者数百,军中多怨言”。双方在鲁西、鲁南周旋近一个月,进入苏北,经赣榆、海州、沭阳来到邳州。

  1865年四月,僧格林沁马队进驻猫儿窝,至今民间流传大量传说:“鞑子”(清军)马队凶猛,杀人如麻。“长毛”(捻军)打了就跑,活活把“鞑子”拖死了。更有人说:僧王(僧格林沁)是老鼠精,到猫儿窝住下来后,问:“这是什么地方?”人告诉他是猫儿窝,僧王说:我命休矣。于是向西北跑去,“长毛”紧追不放,在曹州把僧王打死了。其实,这都是附会,僧格林沁属相也不是老鼠。可能是当时民间广泛称太平军、捻军为“长毛”,邳州又是捻军活动的主要地区,僧格林沁又进驻猫儿窝,在众多“猫(毛)儿面前,僧格林沁这个老鼠只有死的份了。邳州各地多有捻军活动,猫儿窝更是捻军的大本营,民心是倾向捻军的。但有一件事倒是事实,僧格林沁带蒙古骑兵进驻猫儿窝,早晨起来,见一士兵和卖面条的妇女吵架,问是什么事。原来卖面条妇女说,当兵的吃她三碗面条,士兵只承认吃两碗。僧格林沁教人把士兵抓起,用井凉水一激,一刀杀死,剖开肠胃,量出三碗面条。说了一声:你死的不亏,扬长而去。虽然治军严格,但也过分残忍。

  其实,邳州是僧格林沁的滑铁卢,邳州水网纵横黄河、运河、沂水、武水、泗水、泇水交叉,不利僧格林沁的骑兵。捻军灵活出击,多次击溃清军,消灭清军有生力量。僧格林沁自己也被拖得“寝食俱废,恒解鞍小憩道左,引火酒两巨觥,辄上马逐敌”。5月3日,又采取运动战,引诱僧格林沁走出邳州,追击捻军。清廷曾告诫他不能一意跟追,但刚愎自用的僧格林沁一意孤行仍穷追不舍。5月17日,僧格林沁率军追至菏泽高楼寨之南的解元集地区。捻军派出少数部队迎战,诱使僧军向高楼寨地区深入。18日中午,僧军进至高楼寨,埋伏在高楼寨以北村庄、河堰、柳林中的捻军一齐出击。僧军已被捻军拖得极度疲惫,僧格林沁几十天不离马鞍,疲劳得连马缰都拿不住,只得用布带拴在肩上驭马。被捻军中一个不满16岁少年张皮绠砍死在麦田。僧格林沁一死,清廷从此丧失了满蒙八旗的劲旅,标志着满蒙八旗军最后退出了历史舞台。离敲响清王朝的丧钟不远了。

  张楼妙峰山是远古下邳平原的一颗灿翠的明珠,她不光有寿圣寺,同时,蕴藏邳州乃至中国大量的历史文化存留。对挖掘和填补邳州乃至中国历史空白,整理中华传统文化,弘扬中华民族精神。能够起到一定作用。


 
发表评论】【打印新闻】【关闭窗口  
最新

邳州文化馆关键字: 邳州文化馆 - 邳州文化 - 邳州艺术 - 邳州文化馆
Copyright © 2014-2015 邳州文化馆 All Rights Reserved.
主办单位:邳州文化馆
你是第2188625位访客    建议使用1024×768以上分辨率,IE6.0以上浏览器     技术支持:邳州慧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