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邳州市文化馆欢迎您!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官方微博
 
      当前位置:邳州文化馆 --
 
泇口大王庙渡口兴衰记

发布时间:2019-6-30  新闻类别:资料库 点击次数:29

  泇口大王庙渡口兴衰记

  文/刘波涛

  邳城镇泇口大王庙渡口与赵墩镇滩上大王庙渡口原来属于一个渡口,1960年前后,京杭运河不牢河段疏浚改道,在大王庙处与中运河交汇,至此大王庙渡口便和村子一起被一分为二。河北的大王庙渡口隶属泇口乡,称为老大王庙渡口。这个渡口的西岸便是车辐山地界,如果从这里去宿羊山街,就需要再从前何家渡口中转。从泇口去南边东西河道上的渡口,则由滩上乡胡家村管辖,被称为新大王庙渡口。两个渡口虽然分别隶属于两个乡,但是都依然还是由王姓渡工摆渡。因为这南北大王庙本来就是一个村,而王姓摆渡者本来就是一家人。

  2019年5月26日上午,我随邳城镇党委秘书谭运海和大王庙村治调主任来到泇口大王庙老渡工王学银家中,听老人家讲述他们一家六代人,如何惨淡经营大王庙老渡口的沧桑经历。

  今年75岁的大王庙老渡口第六代传人王学银讲说,大王庙老渡口,起源于清末光绪年间,他的祖辈就是第一任艄公,他们家行船祖训是:“心系百姓,安全摆渡,童叟无欺,大德至上”。就是凭靠这亲民的祖训,他们祖孙六代人,多年如一日,在宽阔的不牢河水面上摆渡行船,方便来往行人和两岸百姓。

  进入三十年代末期,为配合全国抗日作战,爷爷带着王学银老人刚刚成年的父亲,积极勇敢地投入到配合抗战之中。1938年4至5月,为摆渡输送卢汉滇军60军及王文彦黔军140师士兵,前往山东台儿庄参加会战和戴庄禹王山阻击战,他们爷俩可以说是不分白天黑夜气候多么恶劣,勇敢地行船于大河两岸,头顶飞机轰炸和机枪扫射,可他们爷俩全然不顾,脑子只有一个念头,就是尽快把队伍运到对岸投身到抗日的最前线去。六十年代末期,王学银老人从满手老茧的父亲手中接过沉甸甸的竹篙,此时此刻,他心中只有一个念想:“这不是简简单单的竹篙,这是责任,这是为民服务的义务,这是王家高尚品格的传承”。

  王学银老人回忆说,进入七十年代,当时社会物质匮乏,文化娱乐生活不像现在这么多样,所以在那个时期,渡口两岸来往穿梭的小生意人和艺人比较多。小生意人所卖货物有:瓦盆、瓦罐、水缸、镰刀、锄头、铁锨、扫帚、背箕等等一些农用产品及日常生活用品。艺人就是一些唱大鼓、扬琴、耍把戏、玩乡会的等等一些人。你像沈银太、李保全、刘树标、苑希德等人,那时都经常坐他的船去苍山、台儿庄、车夫山、宿羊山、泇口等地的集市上卖艺,一般都是骑着脚踏车,清早去晚上回,在外面过夜的很少,因为怕花住旅馆的钱。尤其是在农忙和春节期间,来往商人和艺人就特别多。当时使用的是小木船,规格大约是:长10米左右,宽3米左右,所以当人货混载时,船上就不能上人太多的人,图的是个安全。谈起坐船的收费,王学银老人说收费本来就不多,单人收2分,连人带货收5分,大家随便给就是,如遇忘带钱或带钱不足的,王学银老人都是一笑而过不加强求。

  王学银老人在家庭生活中则是位有担当的男子汉,他的老婆从小得了癫痫病,结婚后,他是一边忙于渡船一边还要照顾有病的媳妇。天有不测风云,破屋又遭连阴雨,有一年,他的老婆不小心摔断了腿卧床不起,他是又忙里又忙外,照顾老婆端吃端喝端屎端尿,忙的不可开交。为方便渡船人,不耽误他们白天黑夜过河,王学银老人干脆在渡口边盖一间小屋,把老婆接过来,从此他们夫妻俩就住在了在渡口岸边。

  后来由于陆上交通工具的兴起,公路交通方便了,过河的人也逐渐减少。再后来因为行政区域的调整,泇口乡并入了邳城镇,滩上乡并入了赵墩镇。两个镇便于2000年代初期分别撤销了各自所属的大王庙渡口。王学银老人从此便结束他41年的摆渡生涯,回家安度晚年。我们问王学银老人对撤渡建桥的看法,老人高兴地说:“就是赚不到钱了,俺也举双手赞成政府建大桥,还是大桥好,走在桥上比渡船安全,百年大计安全第一”。


 
发表评论】【打印新闻】【关闭窗口  
最新

邳州文化馆关键字: 邳州文化馆 - 邳州文化 - 邳州艺术 - 邳州文化馆
Copyright © 2014-2015 邳州文化馆 All Rights Reserved.
主办单位:邳州文化馆
你是第1841785位访客    建议使用1024×768以上分辨率,IE6.0以上浏览器     技术支持:邳州慧网